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504小说 -> 玄幻魔法 -> 重生年代:炮灰长姐带妹逆袭

章节目录 第四章 刘铁生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>    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二丫将手里的木桶重重放在地上,怒喊道:“田大丫,爹娘被你害得被全村人骂,咱家马上也要断炊了,你怎么还笑得出来?”

    田大丫性子好总让着几个妹妹,从没跟二丫起过争执。但田韶可没这么好的性,她看着田二丫的大饼脸冷冷地说道:“我害的?你说说,我怎么害的?”

    原身是挑了田大林夫妻优点长;田二丫正好相反,尽挑田李两家人的缺点长,身材粗壮,大饼脸塌鼻子厚嘴巴。也亏得有一把子力气,不然李桂花都要愁死了。

    田二丫气呼呼地说道:“你不愿这门亲事当初就说啊,现在家里将钱都花没了你跑去投河,你是想要害死我们吗?”

    田韶冷笑道:“我为什么当初没有反对这门亲事?那是我想让爹娘跟你们过上好日子,这才决定牺牲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愤怒真是心疼爹娘吗?不是,你是觉得到手的好日子没有了,甚至日子会比以前还差所以才对我充满怨气。可是,你有什么资格怨我?”

    原身对几个妹妹是真好,什么都先顾着她们,吃亏也从不在意。三丫跟五丫还好很听原身的话,二丫跟四丫却没将她放眼里。

    田二丫有些心虚。田大林夫妻原本是让田大丫招赘的,后因为史家的缘故夫妻两人就准备让她招赘。她想着家里得了这么多彩礼,大丫再有工作贴补家里招赘也可以。结果一切都泡汤了,她就心怀不满。

    田韶猜测到她的想法,但也没说出来。人都有自私的一面,田二丫有自己的小九九能理解。只是她不是原身,不可能像原身那样包容她们:“田二丫,我是大姐,你以后在对我大呼小叫或者动手,我抽死你。”

    反正在这儿,大的打小的都是很寻常的事。

    田二丫垂着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多小时,外头口哨声响起,二丫跟三丫急忙去上工了。四丫跑出去玩了,五丫则收院子里的衣服。

    田韶摸着她的头道:“你也去玩吧!”

    小孩子家藏不住话,五丫摇头说道:“大姐,三姐让我留在家里陪你。”

    田韶哑然失笑。陪伴是假怕她又做傻事是真,没想到三丫性子寡言却是个细心体贴的。

    看着瘦小的五丫忙个不停,田韶也不好意思坐在那儿干看着帮着她干活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外头响起了脚步声。田韶抬头一看,发现夫妻带回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人穿着一身中山装,左边胸口别着一支钢笔。脸胖胖的跟发面馒头似的,眯眯眼,看起来非常猥/琐。而这猥/琐男,正是那骗婚的史铁生。

    都不用说,这人跟着田大林夫妻一起来就表明亲事没退成了了。想到这里,田韶的脸立即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没等田韶开口,李桂花就将她拽进屋,一边用力拧她一边压低声骂道:“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蠢货,都被他占了便宜竟还要退亲?这事要传扬出去以后谁还会娶你?你这死丫头,是不是真要逼死我跟你爹才行?”

    田韶怒极反笑,将李桂花推开然后随手拿起桌子豁口的陶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史铁生看着田韶气势汹汹地朝着自己走来,赶紧说道:“大丫,我没有骗你们,工作我都已经找好了,你嫁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将话,田韶将陶罐狠狠地砸在他脑袋:“嫁你娘的大头鬼……”

    骂完这句田韶又一脚将史铁生踹翻在地上,一边踢一边骂道:“王八羔子,骗婚不成又想毁我名声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她五岁那年,有一亲戚的女儿在外地念书被人害了。她爷爷被吓住了,转头就送她去学散打。这些年练下来,对付一个成年男子是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史铁生发出了猪叫声。

    田大林跟李桂花看着平日温柔和善的女儿突然化身母老虎,两人都吓呆了。一直到史铁生大喊着救命,两人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李桂花走去阻止却被田韶一把推开,最后还是田大林将她给拉开了。

    村里大部分都上工了,不过老弱幼不少留在家里。有孩子听到动静跑过来看热闹,结果看到史铁生满头是血吓得喊了一声娘呀,将手头的泥巴丢掉慌忙跑开。

    李桂花本还想骂田韶,等发现有孩子进来围观恨不能晕过去。女儿突然得了失心疯似的将事闹大,这下没法收场了。

    史铁生从未遭受如此奇耻大辱,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后从地上爬起来道:“田大丫,你竟然打我。我一定要将你送去公安,让你将牢底坐穿。”

    李桂花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,田大林腿也有些软。

    田韶觉得自己下手太轻了,抡起一根棍子又狠揍了一顿,然后才从厨房里寻了一根绳子将他绑起来。

    将人绑好后,她朝着呆滞的李桂花说道:“娘,你现在去请了队长到咱家来。”

    见李桂花不动,田韶提醒道:“你们若是不想我被公安抓去坐牢,就赶紧去请了村长与妇女主任来。”

    田大林看着女儿神色平静,用袖子擦了下脸上的汗道:“孩子她娘,快去请队长跟葛主任来。”

    李桂花听到这话,赶紧爬起来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田队长带着妇女主任到的时候,田大林院子外已经围了许多人:“都杵在这儿做什么,赶紧干活去。”

    这么大的热闹他们哪愿意离开。不过在田队长板着脸说要扣工分时这些人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田队长跟妇女主任葛红花一进堂屋就吓住了。这史铁生额头跟脸上都是血,人也捆得跟粽子似的。田队长板着脸道:“大林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呜、呜、呜……”因为嘴里塞了一个烂茄子,史铁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田队长说道:“大林,赶紧将人放了,有什么话坐下来好好说。这要闹出人命来,你也得偿命。”

    村里要出了个杀/人/犯,不仅整个村的人出门矮三分,以后社里任何好事都没他们的份。

    田韶站出来说道:“队长,这事与我爹无关,是我将这老畜生给打的。”

    田队长心里是不信,不过换成田韶打的话那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,所以也顺着她的话问:“你为何要打他?”

    上午田大林来找他借钱,说要退史家的亲事还彩礼。他也没为难将钱借了,田大丫都投河自尽了,要不借钱万一人没了他也要担责任的。

    田韶看出田队长偏向自己,心头微松:“因为他骗婚,而且还污蔑我想毁我名声。”

    史铁生听到这话使劲挣扎,呜呜呜地想要辩解,可惜田队长跟葛红花的注意力都在田韶身上了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